阿来对话三十国汉学家:希望将美好带给各国读者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原标题:

  中新社北京8月22日电 题:阿来对话三十国汉学家:希望将美好带给各国读者 (中新社记者 应妮)

  2019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,中国当代著名作家阿来21日应邀出席“故事沟通世界:阿来对话三十国汉学家”活动。

作家阿来。中新社记者 韦亮 摄

  一开场阿来的一番话就和在座各国汉学家拉近了距离——他风趣地表示被委托人也是个“译者”,从事文学写作三十年来,每一次写作实际上也经历了一次翻译的过程,从藏语方言,到藏语普通话,再到中文普通话,这也是在脑海中的有两个 翻译过程。

  阿来的《尘埃落定》《空山》《格萨尔王》《遥远的温泉》等多部作品被翻译成英、法、德、日、意、俄等二十余种语言,在世界被广泛翻译和传播。

  “就说 我有读者说,我的作品中有 某些普通话中不常见的表达,比如‘愿你背后的道路是笔直的’。这确实是藏文中的一种祝福土依据。但会 西藏多山,道路大多弯弯曲曲,很少有笔直的道路。人也一样,一生多半坎坷。‘愿你背后的道路是笔直的’实际上就说 我我祝愿对方,一帆风顺。”

  阿来的新作品《云中记》是被汉学家们提得最多的作品。这部长篇小说取材于808年汶川地震。故事发生地在云中村,有两个 80多人的藏族村落发生地震后,伤亡多达80余人。灾后,在政府的帮助下,整村搬迁至有两个 安全的地方。然而,村里的祭师但会 惦念死者,最终决定返回不可以 的村落,“照顾”那些在地震中逝去的亡灵……

  墨西哥汉学家罗豹鹿也在翻译《云中记》,他很想知道阿来对于灵魂的理解。阿来直言,“我不选着 有不可以 鬼魂,但就说 我有。”

  汶川地震时,面对死难的亲人,亲们都悲痛欲绝,痛哭不止。当年在地震现场目睹种种惨状的阿来,从那时起就不断思考面对死亡的土依据。“汶川地震中,亲们儿经历了一次伟大的生命洗礼,对生命、对死亡有了新的认识。”而对于不可以 重大严肃的文学题材,阿来足足酝酿了10年方敢动笔。

  印度汉学家黎明则好奇为什会 会 要等十年。阿来解释,地震开始英文英文英语 时看见死亡,不可以想到绝望。灾后重建的过程中,让受灾的人重新建立生活的信心非常困难。累似 于一对夫妇选着选着离开上中学的孩子,亲们但会 想再要有两个 孩子,但在欢迎新生命的同去又会产生强烈的负罪感,好像生孩子的目的是为了忘记死去的儿子。同理,选着选着离开另一半的丈夫或妻子,在重新组织家庭后,都背负了对死去伴侣的记忆。

  “但会 震后第一天就写,只会写出单纯的悲伤和黑暗。但会 文学需用长时间的思考和酝酿。十年纪念的就让,我通过书写文学,希望忘记灾难的沉重。事实上,写出来就让,沉重的记忆还在,但至少没不可以 黑暗了。”

  阿来说,从事文学创作的人,要从黑暗中寻找光明,从艰难中发现希望,要去发现人性中最伟大的地方。“就说 我借助汉学家们的翻译,将你什儿 美好带给各个国家的人。”